在日本所有烹調河豚的師傅需要通過河豚料理師的資格考試,而出售河豚的餐廳亦必須領有牌照,遊客大可放心進食。
荃灣上角拜龍母
城門引水道猴子。
  歲首祈福、歲晚酬神,保華夏民族傳統習俗。華人社會多神教,深層意義可說包容大有;小市民意識即多拜一個神,自然多一個神庇佑。別笑他們迷信,無權無大財小民,你想他如何立命與安心?因而民間的天神、人神、地神各有粉絲,總比偷呃拐騙來得正氣。事實以宗教信仰造褔社會、人群例子俯拾皆是,荃灣上角山龍母佛堂傳奇成功例子,值得與讀者們分享。

  引水道 清幽恬靜自然

  就在那荃灣老圍區中,圓玄學院及西方寺東鄰上角山龍母佛堂隱建其間,相對之下圓玄學院及西方寺顯得華麗而熱鬧,艷麗而堂皇;而龍母佛堂亦依山而建,卻是清幽恬靜來得自然。筆者年前為香港道教聯合會策劃「宏道健行」活動,設計多條步行路芋A多所道聯會屬下中小學學生及老師踴躍出席者近千人,在踏芋]指導個別領隊)期間探訪龍母佛堂。

    荃灣兆和街乘82號專角p巴直達城門水塘副壩(俗稱菠蘿壩)總站,下車後於小食茶水部左鄰循引水道公路上引水道,放步西行。此引水道早被列入緩跑徑,全長達十一公里。引水道平整而寬闊,行走其間令人倍覺舒泰。途中竟發現猴子,想是由石梨貝水塘經金山遷流到此,途中遇涼亭一座,此類方亭多為九七前遺物,不中不西建築形式,欠缺中式亭子內涵,柱光禿禿的,對聯如缺,即使亭上亦無花花草草圖案,好像一切空白,留待閒人來塗污似的。

  上角山 聖良之緣話二姑

  過亭稍前路左一石級下伸,此刻捨引水道而依石級下行,路經小片墳地轉入石屋山坡,忽見數間石屋,竟安奉多個神靈,如水仙爺、城隍菩薩、石敢當等。稍下路右佛堂多座相連,分別為觀音堂、地藏法王、元辰殿及龍母佛堂等。靜觀佛堂建築並不宏偉,環境異常幽靜,輕煙飄逸,佛燈長明,間中有善信入各佛堂中參拜。堂中兩老婦摺金銀輕談淺說,神態祥和,好奇心起與之攀談,因而得知此龍母佛堂一段發展歷程。話說龍母佛堂創辦人廖女士月英,人稱二姑,四十多年前平凡二姑除養育子女外,更掌管一家包伙食公司,曾請多位夥計,勤奮品性令其身體也累壞了,丈夫去世後其情況更差,然而二姑潛心向佛於東普陀,年輕時已隨茂峰法師敬佛,且皈依得法號「聖良」。某年於東普陀進行「打佛七」佛事中,二姑廟中住七日,一天在熱鬧人群中二姑發覺一女士團團轉,非上香拜佛,一時好奇與之攀談,原來該女士稱七姑,說於悅城迎請龍母來港,想找茂峰法師協助找個地方安奉。二姑從未聽聞龍母的事,七姑盡情向二姑詳說龍母德行及靈性,二姑大受感動,結果協助七姑把龍母安置於東普陀小屋中。其後二姑竟為龍母找個更好地方而辭工四出打聽,在葵涌一家牛皮廠工作的五姑,叫她找一人叫鍾水德,可得協助。本陽光猛烈忽然下起大雨,一男人衝入牛皮廠,那人正是鍾水德。二姑說出因由,鍾說可借菜地供奉龍母,但二姑資金有限,終得好友資助,向鍾買了菜地成為佛堂雛形。

  佛堂 為民行善

  其後曾設分堂於上環,數年後葵涌佛堂面臨清拆,政府收地得撥地重建,在林根香工程承辦商協助下,覓得現址上角山重建佛堂。在艱辛歷盡建堂過程中,二姑病情竟然痊瘉,正式成為佛堂主持。

     二姑依書自行研製膏共一百五十種,萬應膏藥專治風濕及發燒,另求龍母仙方及誦經醫人從沒撞板,遠近馳名,求醫者日眾,香油亦漸多。二姑長年行善,且收留老人於佛堂使其安度晚年。1959年二姑曾於筲箕灣愛秩序村及大角嘴避風塘贈醫施藥,1964年大旱,二姑率契仔女求雨法事及派米,為善信解難紓困。現今所見各佛堂設施,由善信陳啟發所興建,六十多歲陳先生自二十歲起便協助佛堂,而二姑女珍姑由小至大耳聞目染二姑善行,決心繼承跟隨為民行善,辦好龍母佛堂。參訪佛堂後由堂前通道下行十分鐘,即接老圍路口,可候小巴回荃灣市區。

交通:荃灣兆和街乘82號專角p巴往城門水塘。
特別注意事項:半日遊程,老少咸宜。可順遊圓玄學院及西方寺